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嘉兴 > 旅游景点 > 正文

要命的莆田系,为何能蛮占全国80民营医疗市场

发布日期:2016/11/25 3:16:01 浏览:1158

要命的莆田系,为何能蛮占全国80民营医疗市场

这个主要由福建省莆田市一个总人口不过8万的小镇走出来的人构成的团体,为何能如此顽强的野蛮生长,并在持续不断地事故中,成为全国80民营医疗市场的操盘人?

·2016/05/0123:12

福建只有嘉兴好玩么

作者: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毕亚军

大学生魏则西之死,让想要紧握舆论方向的百度,几乎一致地推到邪恶的一边。而据媒体报道,直接让悲剧发生的,依然是长期与百度爱不起来又分不开的莆田系。

莆田系,是对福建莆田民营医疗从业者的总称。这个主要由福建省莆田市一个总人口不过8万的小镇走出来的人构成的团体,为何能如此顽强的野蛮生长,并在持续不断地事故中,成为全国80民营医疗市场的操盘人?

教父陈德良

1998年,中国“打假第一人”王海,对备受社会诟病的性病游医展开调查。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全国所有性病游医几乎都来自同一个地方:福建省莆田市东庄镇。

福建只有嘉兴好玩么

▲图:依靠民营医疗富起来的东庄镇

那场由王海点燃的打击性病游医风波,对莆田系在全国的扩张造成沉重打击,但他们却并没因此销声匿迹。相反,还转型升级,进一步发展壮大。而今,以东庄镇为主的莆田系,已掌握全国80的民营医疗市场。曾有江湖传言,全国医疗器械厂家和药厂,最重视四个地方的展销会,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和东庄。

位于湄洲湾畔,总面积35平方公里的东庄,既没有传统医疗积淀,也无现代医学人才,却成为民营医疗的大摇篮,首先是因为这里出了个陈德良。

20世纪80年代,没有任何医学背景的陈德良,靠一个自行研制的疥疮治疗偏方,和一张由莆田爱国卫生协会发的函授班结业证,先在本地成为备受欢迎的民间皮肤病专家,后在亲朋恳求下陆续收了8个徒弟,之后徒弟收徒弟,东庄人带着东庄人,走出莆田,走向全国,走出一个今日在中国民营医疗领域顶天立地的莆田系。

今天,66岁的陈德良早已退出江湖,但只要他愿意张罗,莆田所有民营医院的老板都会第一时间向他报到。当今莆田民营医疗最有势力的“四大家族”领头人詹国团、黄德峰、陈金秀和林志忠,三个是他的徒弟,一个是他徒弟的徒弟。

“四大家族”中,詹国团家族控制着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并拥有中外合资的三甲医院新安国际医院;林志忠家族控制着以“博爱”“仁爱”“曙光”“阿波罗”“友谊”“协和”为名的众多民营医院;陈金秀家族控制了“华夏”“华康”“华东”等品牌的民营医院;作为陈德良徒弟之徒弟的黄德锋家族,则掌控着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玛丽妇婴医院、五洲妇儿医院婴医院,以及美联臣医疗美容连锁医院等产业。

其中,陈德良的侄子,一直是莆田系领头人的詹国团,出来混时不过15岁。

发展三步曲

陈德良和他的8个徒弟,以“全国巡诊”的游医模式扎下莆田系的根基。

每到一地,找个旅馆开两间房,电线杆上贴广告,坐等“鱼儿”来上钩,一间房看病,一间房配药,是陈德良和徒弟们最初的经营之道。

莆田爱国卫生协会的函授班结业证只在莆田有效,到了外地就算不合法。他们能不能在某地持续做生意,完全取决于当地政府是否批准,或者不批准是否来检查。

不查,生意又好做,他们便从老家带人过来将其发展成根据地,然后赶往下一个城池如法炮制;查,他们则会向来查的政府部门提出办医申请,若不准,就收拾包裹走人,隔天就在另一城市重新开始。当然也有个别时候走不了人,还要吃点苦头、交点买路钱。有时,跑到其他地方干一阵子,他们也会杀个回马枪。

在南征北战、提心吊胆中完成原始积累后,陈德良和徒弟们开始改变这种常年打游击的地下状态。当时,全国流行承包制,8个徒弟中年纪最小的詹国团想出个“整合资源”,从“地下”干到“地面”的好主意:找医院承包科室。

詹国团自己第一个吃螃蟹,在莆田注册公司,用公司和公立医院签约,开出了第一家公立医院的门诊,然后以此为样板,快速扩张。到今天,詹国团也是陈德良最欣赏的人。他在父亲去世的悲痛中跟随陈德良出来闯,陈德良形容他:“一出来就拼命干,而且不是小干,是大干。”

通过这一步,不合法的莆田系开始走向合法化与隐秘连锁的规模化发展,而且从简单的皮肤病扩大到性病等特殊领域,最后甚至“包治百病”,借助合作医院的公信力庇护、狂轰滥炸的广告和投机倒把,快速在全国崛起。

以拼命大干的詹国团为例,到20世纪90年代初,他已是千万身家的人。之后,他干脆把公司总部开到北京。“1993年我就买了凌志400,大哥大一部3万多块钱,BP机4千多块钱。开着车在长安街,派头觉得很好。”他回忆。

詹国团把总部开在北京,有点扯虎皮做大旗的意思,后来,这也成为很多莆田系民营医疗生意人的基本套路。“那是政治大于经济。我在全国做生意,各地的院长来北京开会,我好接待嘛。”詹国团回忆。

把北京做总部,除了政治优势的考量,也有资源上的需要。北京出名的医院多,他们在这里搞关系,拉大医院和大医生加入自己的family。比如,把一些知名大医院的专家请到地方上去打大旗,大肆炒作以吸引患者。专家可能是去走个穴,但从此那个地方的宣传资料上就一直有这个专家“坐诊”。

在当时各方面还相对原始并缺乏监管的环境下,这些高举高打的运作,让“蚂蚁雄兵”的莆田系一度无往不利。在因为扩张很猛,手段太凶,引起系列医患矛盾乃至社会问题,被媒体和政府关注并打压限制之前,他们的这种扩张一直从未停步,只争朝夕,堪称“民营医疗的成吉思汗”。

1998年,著名打假人王海在为客户调查一宗假药案时,顺藤摸瓜地发现了莆田系的隐匿帝国及医疗诈骗等问题,他以詹国团家族为典型,向媒体大肆披露有关黑幕,并向卫生部门实名举报詹氏家族的违法行为,促使卫生部于当年年底下批文,取缔各地游医,这给莆田系造成重大打击。

被王海狠狠打击的詹国团,惊慌失措中,带着恨不得灭了王海的深仇大恨跑到海外,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走向国际社会。而当时,他及其家族已经跟全国几百家医院合作,每年的纯利润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

此后,国家对泛滥的莆田系展开持续清洗。2000年,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政府的非营利医疗机构不得与其他组织合作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2004年,承包科室被卫生部列入严打之列,众多莆田系合作项目因此被强行终止。

高压之下,莆田系收敛了锋芒,却并不准备放弃这样一门发家致富的好生意。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爱拼才会赢,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是莆田系最朴素的创业理念。在社会、媒体的围剿中,他们边打边撤退,还想出个“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新妙招:不能与公立医院合作,那干脆把公立医院买下来。

不属于东庄人的另一位莆田系带头大哥翁国亮,成为第一个走出这一步的人。翁国亮16岁闯江湖,从电线杆贴性病小广告干起,1999年,他在江西兼并了定南县人民医院,成立了全国第一家私立医院,写下莆田系转型升级的新历史。

之后,国家对民营医疗从宽容到许可再到鼓励,莆田系进一步抓住机会转型升级。不少富起来的莆田医疗商人,开始从买医院走向自己建医院的新阶段,并从各个方面全面升级。被王海逼到新加坡,之后又到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考察的詹国团,也在此间以外商身份返乡,再次成为引领莆田系转型升级的重要角色。

2003年,詹国团带着对过去的反思、忏悔,把自己在发达国家学到的医疗经验带到国内再度发展。目前,他耗资10多亿元,在国家卫生部、商务部和工商总局共同批准下设立的大型综合性国际医院——浙江新安国际医院,已成为浙江嘉兴医疗卫生系统具有先进水平的正规军。

15岁开始游医的他,经过差不多30年的努力,终于从地下到灰色,最终走到光明正大的殿堂。甚至,他还在接受专访时表示,自己现在非常感谢王海。他说,如果没有王海当年的打击,可能就不会有他的新生,以及他今天的光明。

詹国团是莆田系的领军人,也更是莆田系从地下到灰色再到光明,这发展“三步曲”的缩影。只不过,到今天,依然有很多莆田系还走在第二步,甚至是第一步的里程里。

专治旁门左病

从一个小偏方到掌握全国民营医疗80的市场,野蛮生长的莆田系虽饱受社会诟病,但却屹立不倒,越做越大,这其中有他们率先发现民营医疗商机的偶然,更有他们适应社会,洞悉人性病情,以及有关部门监管不力的必然。

除了能吃苦中苦,敢闯敢拼的勤力、勇敢甚至胆大妄为,莆田系的成功更得自他们对市场的定位、经营的创新和与时俱进的应变能力。如果去掉“医疗”两个字,把他们的这些套路放到其他领域,堪称是非常不错的经营案例。

莆田系的成功首先得益于始终迎合市场的讨巧定位,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专治旁门左病。

从一开始的皮肤病,到后来的性病乃至不孕不育、美容整形,以及治死魏则西的生物高科技等,他们始终避开大医院的强势,以及高技术、高风险、高人才的专业门槛,寻找并开拓着自己的市场。长期以来,他们做的都是大医院不屑做

[1] [2] [3]  下一页

最新旅游景点
  • 国庆假期嘉兴文旅市场亮点频现11-30

    来源时间为:2022-10-08红色游、文化游、古镇游、乡村游……这个国庆假期,嘉兴15家重点旅游景区、度假区共接待游客83.08万人次,景区门票收入1821.……

  • 嘉兴南湖景区恢复开放嘉兴南湖景区恢复开放11-30

    4月11日,嘉兴市区南湖景区恢复对外开放。据了解,南湖景区将每天对景区游船等公共设施与场所按照疫情防控要求进行消杀,加强员工健康检测,对游客数量进行实时监测,实……

  • 海岛探险令发出市民热情到沸点11-28

    本报讯金庸小说中写道:“倚天一出,谁与争锋。”而昨天记者却觉得读者的热情指数可与倚天剑媲美。22日晚报外蒲山岛探险的消息一出,读者热情达到沸点,昨天不到一个小时……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